Eylndise

【SKS】故乡(中)(2)

#未来AU,SKS无差,动物拟人,剧情向,不能接受请右上角

大概是刚刚饭上岚时写的小说,整理的时候发现高中的作品现在看来竟然还不OOC,过去这么久,找到的内容断断续续的,修补了一下,分段发上来。

基调比较悲伤,但是结尾是HE的,所以放心食用



(中)(2)

 

一大早,换完工作服,我就在休息室被相叶那家伙给拦住了。也是,我昨日离开连招呼都不曾来得及和他打。

 

“大野桑,你可够深藏不露的啊,二宫可是那间酒吧的头牌演员哦!”他大概是目睹了我被小和拉出去的那一幕。

 

相叶的眼睛因好奇而睁的很大,在那双缺失了眼白的眸子中,我仿佛看到了熊熊的八卦之火。不过我也正需要一个人来倾诉与分享,我把与小和的故事讲给了他。

 

“哇!找到自己青梅竹马什么的,也太神了吧!”故事很长,但或许是因为它足够的戏剧化,相叶越听越兴奋,听到最后,我听到了他这样的评价。

 

“fufu,其实我也有同样的感觉啊”早晨醒来,感受到怀中毛茸茸的身体,我习惯性的去确认自己是否仍在梦中。

 

因为,有小和在身边的日子,真的美好的过分呐。

 

小和告诉我他其实是在游戏公司工作,第一次去酒吧不过是消遣,被个叫松本润的酒保推上舞池,莫名其妙的红了,他倒也乐于去赚些外快。

 

“反正被看一看也不会掉肉!”说这句话的时候小和刚领到新一月分红,眯着眼数着手中大红色的钞票。

 

嗯,理直气壮的财迷样子,还是我认识的小和。

 

不过一想到有这么多人在酒吧里觊觎着他,我的心情又变得十分煎熬。

 

最终以把我所有工资上交为前提,小和答应我要他辞职的请求。

 

“你的晚上都要留给我嘛!”我拉着他的手撒娇。

 

然后,我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小和不耐烦的眼神中一闪而过的窃喜与满足。

 

这个傲娇的家伙。

 

哦,对了,一件事需要郑重声明一下,我和小和重逢的当晚我们就同居了。小和霸道的要求分享我的主卧,我当然答应地毫无怨言,行李箱还是我帮他拖进去的。白天,我把他送上地铁然后跑去邮局工作,晚上我们俩互相依偎在一起,我靠在沙发上看杂志,他趴在我的肚皮上玩游戏。有时候兴致来了我会和他一起玩一会,但是他总是嫌弃我笨拙的操作手法,然后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教我。

 

周末我们喜欢去博物馆,选择一部记录片子,戴上VR眼镜,假装我们又回到故乡,在森林里奔跑,在山间游荡。我偶尔会提议把场景换到海上,我带上我了的鱼竿,小和靠在我的肩上,强忍着头晕陪我聊天。那天的我实在是太过兴奋,直到走出体验馆我才发觉到小和的不适,看着扶着洗手台的他,我又是心疼又是懊悔,之后再也没有选过这个场景。反正也不是真的。

 

没有竹林,没有小溪,但有小和,这就够了。

 

但每当摘下眼镜,满溢的空虚感又像是在提醒我的贪婪,真的够了么?

 

Aiba酱抽奖抽到了一家烤肉店的礼券,便邀请我和小和去吃,一起去的还有那个叫松本润的酒保。

 

松本润是只豹子,这种高贵的物种举手投足之间的优雅感不是我这种山野里的村夫可以学的来的,只是不知道这种草原霸主般的生物是如何看上相叶那只风风火火的袋鼠的。

 

小和口中的润君是个十足周到的人,从他单独为我点的鸡蛋汤中我也可以感受的到。来这个星球差不多五年了,我仍然不能全盘接受被人造肉塞满肠胃的油腻感。

 

“真没想到啊,nino竟然肯为你放弃大好的赚钱机会。”松本想必还在记恨着我把他的头牌抢了去的故事,“这家伙,明明一看就不靠谱啊。”

 

我挠挠头,不知该怎么接话,倒是小和靠在我的肩膀上笑的开心。

 

什么嘛!明明自己也很享受和我在一起的晚上吧。不爽他开心的看我被怼,还是趴在我肩膀上!扭过头在他的脸上吧唧一口。然后我如愿以偿的注意到了小和嘭的一下红透的耳尖。

 

他倚在我的肩膀装作要睡着的样子。

 

“咦?nino有喝很多酒么,怎么就睡着了?”

 

“小和在害羞啦。”

 

“诶?骗人的吧?nino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害羞的人呐!”

 

“嘛,这是秘密哦,ごめん,aiba酱”悄悄地用余光再次暼向小和羞红的耳尖,只有我才知道的秘密领域。天啦噜,太可爱了吧!

 

“呼,好累啊”,或许是真的喝的多了一些,从烤肉店里出来,小和的走路都有些不稳。

 

“我背你吧!”我转过身,等他跳上来,如同很多年前一样。

 

“啊!”一声惨呼,小和好像受伤了。我慌张的转过身,小和跌坐在地上,爪子红彤彤的。

 

我明白了,是我后颈上变异生出的硬毛,刺伤了他。离开地球后,或由于饮食结构和辐射的原因,我变得越来越奇怪,甚至有时候站在镜子旁会怀疑自己究竟还是不是一只熊猫。

 

我扶他起来,不敢去看他的眼睛,那里面倒映出的一定是一只怪兽。

 

小和却忽然笑了,“笨蛋,今天工作的汗流浃背的也不知道抽时间先去洗下澡,臭死啦!”

 

“抱歉抱歉,晚上回去就洗啦,下班直接被拉过来,实在是没找到时间。”我顺着他的话道歉。

 

他小心地再次爬到了我的背上,仔细的为自己开辟出一片地方,然后稳稳地抱住我的脖颈。

 

“出发!”

 

 

【SKS】故乡(中)(1)

#未来AU,SKS无差,动物拟人,剧情向,不能接受请右上角

大概是刚刚饭上岚时写的小说,整理的时候发现高中的作品现在看来竟然还不OOC,过去这么久,找到的内容断断续续的,修补了一下,分段发上来。

基调比较悲伤,但是结尾是HE的,所以放心食用


(中)(1)

    

来到新星球的前半个月是在适应所里度过的。在那里,我知道了那些穿着百色衣服的天使是移民局的研究员,他们都是人类,是这个星球上最具智慧的物种。“智慧”,这个词又让我想起了小和,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在这个星球上。

 

“这个星球上没有森林,你必须要学会在城市中生活,你可以工作,用薪水来换取食物和生活用品。”教导员小姐这样告诉我。

 

离开适应所,我在教导员的建议下在Z城开始了我的新生活,Z城是座新兴的混杂城,主要的居住者都是和我一样曾经是地球上的野生动物,街上除了警署和市政,几乎看不到人类的身影。

 

作为少数族群,我每月能拿到不少的津贴,但为了像人类一样在城市里活着,我还是在邮局找了份工作,每日就是抗抗包裹,倒刚好适合资质愚笨却天生蛮力的我。

 

日子一天天的翻过,我却仍旧不能适应新的生活。朝九晚五的忙活,空闲下来,脑海中中总是浮现出故乡的森林,温柔母亲,威严的父亲,还有曾经无忧无虑玩耍的我和小和。学会使用互联网后,我才搜索到,新的“家”是有多么的庞大,遍布三个星系几十个空间站都是来自于地球的移民者。在这种情况下寻找小和,特别适合用一个人类告诉我的词语来描述,好像叫大海捞针什么的。

 

托着腮,想到再也见不到的小和,我又无意识地发出了一声叹息。

 

“哟!大野,想什么呢?”

 

元气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收回思绪,原来是同我一起工作的相叶雅纪,这只袋鼠开朗的很,在同事之间中气很高。

 

“.…”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解释,我用傻笑回应他。

 

“呐,O酱”这只袋鼠凑近了我,使我看到了那双发亮的眸子,“隔壁街区发现了一家不错的酒吧,要不要一起去瞧瞧!”

 

“我…”实话说,我并不喜欢吵闹的地方,比起这个,回家欣赏刚刚买到的渔具更吸引我。

 

“不要拒绝嘛,O酱”似乎知道我将要说出什么,相叶抢先打断了我,“酒吧里有很多善解人意的妹子哦,或许能够开解一下O酱的愁绪呢!”

 

原来是这样,Aiba酱真是温柔呢,不忍心拒绝他的好意,我便答应了他的邀约。

 

果不其然,这酒吧如同想象中的一样嘈闹,非要让我作陪的那只袋鼠早就不知到拉着那个酒保跑到哪里亲亲我我去了,留下我一个人默默地在吧台边上饮酒。

 

发着呆,忽然感受到人群一阵骚动,舞台上似乎来了什么名角,音乐响起,泛着玫红色的昏黄灯光使得整个酒吧的空气变得色气起来。

 

我下意识的抬头一望,却在下一秒怔住。

 

舞台上是一只兔子,三瓣儿唇上涂着亮亮的唇膏,跳着性感热辣的舞蹈。

 

听到台下热烈的欢呼声,表演者更加兴奋,随意向观众群中抛了一个wink,又引来一阵尖叫

 

而我怔住的原因:无论是不同于一般兔子的尖耳朵,还是下巴上的那颗痣都告诉我,那是小和,二宫和也。

 

内心叫嚣着想要冲上去,手中却稳稳的握着半罐啤酒,无法抑制的苦笑抹上了自己的嘴角:他似乎适应的很好。

 

也是,小和那么聪明的兔子。

 

猛地灌了一口冰凉的啤酒,不敢再去看舞池,琢磨着等相叶那小子回来就赶紧离开,说起来,还要感谢他,知道小和还快乐地活着对于我来说其实就足够了。

 

内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是见到小和平安活着的安心多一些,还是看到他穿着暴露的服装周旋在粉丝中的失落多一些。或许这些感情对我来说太过于复杂,甚至找过了我心脏的承受极限,没等到相叶桑回来我却先喝醉了。

 

趴在桌子上睡了不知道多久,醒来觉得腰痛的很,摇摇晃晃的扶着桌子想站起来放松一下因为压迫而导致酸麻的腿,看到了旁边红着眼圈坐在高脚凳上的兔子。

 

哦,我还在做梦啊……

 

我毫无顾忌的盯着我日思夜想的那个人,肉乎乎的脚丫翘在凳子上,真可爱。

 

呆了好大一会儿,胖胖的脚丫动了动,眼前灰色的影子闪过,一下子站不稳,我被扑倒在了地上。

 

“O酱!”

 

“小...小和”摔倒的疼痛感似乎在提醒着什么,我的回应有些结巴。

 

迷迷糊糊地我又被拉了起来,“润君,我先走了!”,我被和也跌跌撞撞的带出了门。

 

冷风一吹我才觉得有了一丝清醒,“诶,不是梦么?!”

 

“什么梦啊,你这个笨蛋!”


【SKS】故乡(上)

#未来AU,SKS无差,动物拟人,剧情向,不能接受请右上角

大概是刚刚饭上岚时写的小说,整理的时候发现高中的作品现在看来竟然还不OOC,过去这么久,找到的内容断断续续的,修补了一下,分段发上来。

基调比较悲伤,但是结尾是HE的,所以放心食用




我是个罪人

 

    据说在远古时代,我们种族是食肉的,但不知怎的,竹子竟变成了我们唯一的食物,具体发生这种转变的原因众说纷纭,不过“那种沾染了其他动物鲜血的肉,是被诅咒的”是打小就刻在我们族群孩子脑海中的话语。

 

    诅咒,呵,大概就是我变成这幅鬼样子的原因吧。



(上)

 

我是一只熊猫,生活在一片一望无际的竹林里。有人说,熊猫大都是孤独的,的确,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我的父母——如同这片森林中的大多数熊猫一样,没能有第二个孩子。我没有兄弟姐妹,但我有一个好朋友,他叫和也,我叫他小和。

 

小和是只兔子,灰色的兔子,他刚被爸妈捡来时,毛都没长齐,当然,我也差不多。刚开始我俩体型差不多,他却总喜欢欺负我,逼我叫他大哥不说,还抢我的竹子,我仍记得曾经的他煞有介事地说:“唉,我这做哥哥的体型却这么瘦弱,都是因为总是吃不饱,营养不良。”说着,他露出十分寒心的表情。每当看到这样的他,我都会觉得异常的内疚与心疼,然后拿出自己辛辛苦苦找来的竹子送给他,然后满足的看着他在我面前大嚼大咽,但即使在我这样努力的情况下,我们俩的体型差距依旧在不断扩大,我十分忧虑,终于,某一天,我泪眼朦胧的跑去问妈妈怎样才能让“营养不良”的哥哥恢复健康。得知真相的我受到了有生以来的最严重的伤害,但是,看着他依旧瘦弱的身体,给他送竹子的习惯竟最终也没能戒掉。

 

小和的习惯很多,其中大多是坏的,比如趴在我的肚皮上睡觉,再比如后来没日没夜的打游戏。他很小气,也很算计,所以从小到大,跟他闹别扭我一次也没赢过,但他对我仍是好的,他会陪着我,然后把所有想要欺负我的人都气跑,凭他的聪明才智,这森林中没人斗得过他。

 

小和丢了,一开始,我以是他又在捉弄我,可我找遍了家中的每一寸地方,找过了我俩喜欢玩耍的那片竹林,翻过了他以前躲藏过的小洞,仍没能找到他的身影。我开始惊慌,爸爸妈妈也很是担心,他们准备出去找找,嘱咐我一定要好好呆在家里,不要担心,他们一定会把和也找回来的。

 

我在家中等了两天,等到的却是一个坏消息:森林中的许多动物,不只是小和,都不见了,没人知道他们跑去了哪里。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束手无策,爸爸妈妈整日叹息,而我,依旧习惯性的把竹子送到小和的小屋,依旧习惯性的跑去竹林、溪边。因为我,始终不相信,小和,那只绝顶聪明的兔子会消失不见。

 

我们沉浸在失去至亲之人的悲痛中,丝毫没有察觉到更大的危险在朝我们袭来。天空变得越来越暗,动物变得越来越少,而我们赖以生存的竹子,已经不多了。带着心里对小和说的一万声对不起,我把放在他小窝里的竹子又拿了出来。

 

时间一天天的流逝,天气却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我们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这几天,不断地有族人死亡的消息传来,没有竹子的大熊猫是坚持不了多久的,我想,末日大概到了。

 

蜷缩在干枯的树杈上,胃中如刀绞一般的疼痛,自出生以来我第一次尝到了饥饿的滋味。昏沉之中,我努力睁开眼睛,那是一群穿着白色衣服的天使,他们把一些红色的块状物摆到了我的面前。那是食物么?我仿佛已经感受到了食物进入我的食道所带来的充盈感,我挣扎着爬过去,却被爸爸拉住,“阿智,不要吃,那是肉!”肉?就是传说中那种被诅咒的东西?

 

半夜里传来了爸爸的哭声,妈妈也离我们而去了。我很伤心,眼里却没什么可以流出来了,渐渐地,爸爸的哭声也消失了。在一片朦胧的安静中,我忽然想起那只灰色的兔子,我还不想死,因为我还没有找到他。散发着诱人的香气的食物就在眼前,等我回过神来,他们已经消失在我的喉咙眼。

 

酸酸涩涩的口味,没有竹子的清脆香甜,但我还是活了下来,成了我们族群中的最后一只熊猫。令我奇怪的是,以前每天要吃掉几十斤竹子的我现在只需要几块肉就可以吃饱,难道这又酸又涩的块状物品其实蕴含着比竹子更丰富的能量?

 

浑浑噩噩地在破败的森林里游荡,直到一天,我又遇到了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天使。

 

“啊!这儿还有一只活着的熊猫!”

 

然后我就搭上这艘宇宙飞船,来到了这个新的星球。

 


关于凤兮

可能还记得这篇文的人很少,如果有的话希望可以看到这份原因:建模本来只是想停更两天,没想到每天坚持写的时候文思如泉涌,一旦断掉怎么写都觉得到OOC,努力写了篇番外(只是借用了背景,和主线一点关系也没有),之后就再也写不下去了,大纲有想好,现在却觉得只写了正剧线而忽略的感情线,继续写下去只怕双北之间只剩相杀没有相爱了,写了四篇的小甜饼却不知到该怎么把风格过度回来。

寄希望于下半年的明侦四能给我带来些灵感,大侦探没有撒撒一个暴哭。

文坑不坑是没法保证了,但我可以保证永远不会放弃填坑的愿望的,我或许需要看些书补补了。

【双北】凤兮(春节番外)

#何撒何,史前神话AU,私设多,人物都是个人理解,请勿上升蒸煮,或许有OOC,结局未定努力Happy Ending,不能接受请右上角

#学数学的,文笔差,嫌弃请右上角

 

正文链接 楔子 01  02


番外01.

 

春节是东烎族里的大节日。瞧着外边的热闹劲,撒贝宁心里痒痒,丢下看了几近一个冬天的志怪野史,拉着何炅出来逛。初春的天气,仍是有些冷。或许是太过兴奋的原因,撒贝宁没有半点往日寒风中的萎缩气,手舞足蹈的给一个冬天没见面的小尼比划着书中看来的异兽,好像是叫獬豸的?即便比出这张牙舞爪的样子,实在看不出哪里像异志中记载的体型大如牛羊的凶兽。何炅笑眯眯地做在旁边的石凳上,心里暗暗吐槽。可是思及那异志中记载的凤凰,也不禁失笑,想必写那志怪异经之人也是不曾真正见过这些奇珍异兽,只怕是道听途说添些油醋,荒诞居多,不可尽信。

 

正想着,忽觉得暖阳被什么人挡住,抬头一看,眼前这个拎着野兽的青年可不就是外出打猎七日未归的黄磊。何炅兴奋的差点蹦起来,“你回来啦!”站起来一个熊抱。

 

“我的炅炅”黄磊扔下刚打来的老虎,回抱。寒暄的话还没说出口,何炅已迫不及待的跑去后头看这狩猎小分队的战果去了,逛了一圈似乎很满意,招呼着把这些战利品搬到伙房的地窖里,转头用亮晶晶的眼睛注视着黄磊,“黄老师,年饭还尚早,要不咱哥们几个先开个小灶?”。

 

瞧这样子,黄磊就知道他的馋虫犯了,冬日里的伙食难免油水不足,可苦了这位馋虫吃货,正好自己久未上灶台,心里也是痒痒的紧,便满口答应。

 

见他同意,何炅忙跑出去招呼撒贝宁小尼,二人听说今日或许还有美味可吃,眼前一亮。撒贝宁同他母亲借了半日的伙房使用权,四个少年便张罗着搞桌大餐饱一饱口腹之欲。

 

吃人家嘴短,这三位少年对着黄磊满口的溢美之词,一口一个甜甜的黄老师------当然,这是有缘由的,只因这黄磊,年纪大不了多少,懂得东西却多,平常出去玩,全靠这位老师带路科普,于是便尊称他黄老师了。

 

可是目前的这几句夸奖并不会让黄磊开心起来,灶台边上,三个少年简直是三个惹祸精。尤其是撒贝宁,半点没遗传他母亲伙夫的天赋,将技能点错点到诗词歌赋上也就罢了,还喜欢和小尼两个人一起瞎捣乱。这会儿又想到了个自以为绝妙的点子,提议何炅用他那御火之术来直接烤羊腿子,岂不畅快。何炅素来保守,分析了许久可行性,倒也觉得合理,便抬手,火起,耍帅地撩了撩前额的碎发,看的撒贝宁小尼直呼惊奇。

 

正得意呢,不知哪里传来了一丝焦味,还有小尼惊恐的尖叫,原来指尖温度太高,不觉间头发竟着了点火星。撒贝宁忙上去救火,火倒是很快被救起了,面子却丢尽了,何炅羞的只觉像脸上发了烧一般,坐在一旁,不做声了。撒贝宁见他这个样子,也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怕何炅真的羞恼,不再捣乱,伙房终于安静了不少。

 

黄磊看在眼里,叨了块肉,安慰自己这个正努力想找根地缝钻进去的老伙计,换来对方狡黠的笑。唉,自己怕是又上了这小狐狸的当,镇住闹腾的撒贝宁,缓和了自己恼怒的心情,又赚了块肥肉,一箭三雕,也是,自己这位兄弟什么时候真的这么孩子气?都烧到了头发,电光火石之间还能想到这么多,真是败给他了。


致看文的朋友,
刚开始写就断更非常不好意思😭
但这两天建模,我在旁边暗搓搓写文又实在对不起队友。
脑袋中的梗很多,无奈笔力捉急,写文那叫一个
慢,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给我了很大的动力,请大家放心,坑是不会弃的,过两天建模结束后我就会回来更文哒😘😘

【双北】凤兮(02)

#何撒何,史前神话AU,私设多,人物都是个人理解,请勿上升蒸煮,或许有OOC,结局未定努力Happy Ending,不能接受请右上角

#学数学的,文笔差,嫌弃请右上角

 

前文链接 楔子 01

 

 

02.

 

冬日里的暖阳飘飘洒洒的射向地面,给这寒冬中冷清的部落添了些暖意。白衣少年同长老们寒暄了几句,便自后殿走了出来,步履轻快,眼角含着笑意,似在想着些什么趣事。正值寒冬十二月,他身上只着一身单衣,竟也不觉得冷,这便是火凤血脉的缘故了。

 

回到自己的小院,推门而入,果不其然,看到了书架旁的身影,扒着橱壁,似在翻找什么。这孩子见他回来了,笑着扑了上来,没有丝毫做客人的觉悟,拉着少年的手,问:“何炅,我昨日从你这看的那本南山志呢?被你收哪去了?怎么也找不到!”语气中还有几分抱怨。

 

堂堂少族长被人直呼其名,何炅却也不生气,牵见着这孩子的手,走到书架旁指给他看。

 

“呼,这排我明明找过呀!”孩子懊恼的挠挠头

 

这动作在何炅眼里实在地可爱,他抬手给小孩顺了顺毛,开口道:“这大冷天的,我又不在屋内,你还不多穿点!冷不冷”,说着便要使唤婢女拿来给貂皮小孩披上。

 

“不用!”小孩摇了摇头“你这个天然大暖炉不是回来了嘛,衣服重,穿在身上不轻快”

 

何炅拿他没办法,便牵这小孩上了榻,两人一人作画,一人看书。孩子趴在桌上,看故事看的入迷。单看这认真劲,何炅怎么也不能将他同那个平日里的撒霸王联系起来。怪不得部落里一到冬日就安静不少,只因撒贝宁虽平日里风风火火,却极为畏寒,一到冬天便窝在庐内不肯出来,依偎着自己这个天然暖炉好不惬意。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都暗了,这份和谐被呈着龟甲的老内侍搅扰了,龟甲旁,红色卜书上的“大凶”二字尤为刺眼,何炅叹了口气,漓公实在是尽职尽责,终是卜筮了一卦,即使自己心意已决,见这卦辞,心里仍不免有些泄气。

 

何炅将龟甲好好的收起来,回头一看,不知何时,那原本认认真真读着书的孩子正抿着嘴,用他那双乌黑的注视着自己。

 

“你要出门?”

 

“是啊,还有三年就算真正成人了,总得出去历练一番。”何炅想用玩笑糊弄一番,可是撒贝宁的脸上写满了不相信。

 

“小撒”,何炅跪坐回榻上,正视着对面人的眼,“有些事,不是所谓吉凶祸福可以判断,是既生而为人,便要承担。”

 

对面的孩子低下了头,袖边的手颤抖着,何炅知道,自己说的话他一定明白。

 

执起袖子,揉了揉眼角的“沙子”,再抬头,小孩强撑着扬起笑脸,“那你可要快点回来,你不在,我总拿冠军,多没意思”。

 

“我保证!”


---------------------------

昨天忙着推主线,没写到撒撒残念,今天一整篇的双北互动,一本满足!

【双北】凤兮(01)

#何撒何,史前神话AU,私设多,人物都是个人理解,请勿上升蒸煮,或许有OOC,结局未定努力Happy Ending,不能接受请右上角

#学数学的,文笔差,嫌弃请右上角

 

前文链接 楔子

 

 

01.

 

东烎族长的寝宫

 

族长斜靠在榻上,斑斓的羽衣披在她的肩头,微眯着眼,额头上的暗金纹路随着她的呼吸一明一灭。

 

“孤昨晚做了一梦,想请漓公解一解。”

 

“族长请讲。”石阶下站着一个男人,身形隐藏在绛紫色的宽大衣袍中,拱手应答。这便是东烎族的太祝,漓氏。

 

“孤梦到,天降大雨,丹水漫丹穴之山。落日余晖,忽有一鹑鸟衔枝而来,其身有黑纹,三首六尾,不知是何物”

 

太祝思忖了半晌,方才回道“丹穴之山乃神鸟之故乡,为大水所淹没当指我族目前之祸。落日为夕,又通西,鹑鸟从西而来应指这灾祸的解救之法或将现于西方”

 

“西经之地,古记有一万七千余里,漓公觉得这解救之法究竟在何处?”

 

“臣曾听闻,西方有一山,曰昆仑,其山上有鸟,三首六尾而善笑,想必便是大人梦中的鹑鸟了。昆仑相传是西王母的居所,王母有长生之术,或可延续火凤血脉。”

 

“哦?”榻上的女子睁开了眼,紧锁的眉头似乎舒展了些,“那还请漓公速速卜筮吉凶,孤要亲自上昆仑求解秘术!”

 

翌日,寒风萧瑟中,漓公登上祭台,结果却令太祝大惊失色,三烧龟甲,卦象皆是为大凶:西方有极寒,大凶,不利君主。

 

卦辞传遍族内,有天威震慑,大家纷纷对族长的昆仑之行痛哭流涕,阴云再次笼罩上东烎族。

 

听到消息,几位族内长老纷纷跪在殿门外说什么也要阻止族长西行,族长一边安抚大臣一边思量着对策,面容上又多了几分烦忧。

 

听完太祝的上奏,一直跪坐在榻前的白衣上年忽然起身,“太祝大人,您看我去如何?我也是火凤血脉,我代母亲去求取秘术想必也是一样的吧”

 

“这…此事臣说了不算,还要看卜筮的结果”

 

“不必了,”少年的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去意已决,若是太祝大人卜出仍是凶兆,我便可不去么?”

 

年过百岁的漓公听这少年的话语竟一时语塞。

 

这少年见漓公不答,便又转头朝王座之上的人拱手,道:“危难当前,又何须聆听天命,母亲放心,儿臣此次西行定可带回解救灾祸之法!”

 

王座上的人含着泪,眼里隐着不舍与哀愁,终是憋出了一句:“孤,允了”


-------------------------------------------------

 

这章竟然没有写到撒撒,再换个场景这章又太长了,只能下章再让撒撒出场了。


【双北】凤兮 (楔子)

最近吃不到粮,按捺不住把自己很久以前的脑洞写了出来。


#何撒何,史前神话AU,私设多,人物都是个人理解,请勿上升蒸煮,或许有OOC,结局未定努力Happy Ending,不能接受请右上角

#学数学的,文笔差,嫌弃请右上角

 

 

读到这里请做好准备

 

 

 

 

从什么时候何炅意识到自己的出生是场灾祸呢?大概他自己也不记得了。或许是从卜卦上繁复的纹路中,或许是从母亲失望的眼神中,又或许是从来往仆婢的叹息声中。懵懂无知的孩童时代,他也曾做过白日梦,梦中他拯救了日益危难的东烎族,征服西方大名鼎鼎的九黎族和虎视眈眈的轩辕氏,好不威风。可惜美梦易碎,只因横亘在他与幻想间血淋淋的现实-------他是个男孩子

 

火凤是东烎族的图腾,是自远古时代便守护着东烎族的血脉之力。相传东方有神鸟,一日天火降临,产下一蛋,破壳而出竟是人形,便是东烎族的祖先了。只是这血脉之力乃母系单传,换言之,只能由母亲传给子嗣,父亲身上的血脉并无法传承,这便是何炅身上的悲剧了:太祝漓氏曾为他的母亲,东烎族的族长,唯一的火凤血脉卜过一卦,血脉传承的机会唯有一次,伴随着他的出生,唯一的一次机会却将血脉传给了男性,火凤血脉的断绝也就落定了。天下动荡,部落之间不是征服便是被征服,当年火凤降世,也没少给周边部族颜色,而今没了血脉的依靠,部落的倾覆只怕也是旦夕之间。

 

撒贝宁就出生在这么一个年代,他是伙夫的儿子。打小就不安生,每日上窜下跳像只猴子,这跳脱的性格偏讨族长的欢喜,特地的嘱咐他的母亲不要拘束了孩子的性子。自那以后,便越发的调皮,今日批了虎皮把刚出生的小妹妹吓的哇哇大哭,明日又纠结一帮小伙伴打架,把人摔的头破血流,族人送他一个外号,“撒霸王”。

 

可是就算是霸王也有搞不定的时候和人。比如说现在,对面那个静静的坐着,对自己不理不睬,唯二的火凤血脉,炅王子。刚才他假装“不小心”将一只毛毛虫扔进这位王子的衣襟里,本以为会看到意想中惊恐的表情,没想到这位小王子只是淡定的将虫子抖了出来,便又继续埋头在桌上的兽皮上写画着自己看不懂的文字,全程都不曾正眼瞧过自己一眼。

 

撒霸王感觉自己的捣乱能力受到了质疑,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使计让门口的看护支开炅王子,待回来炅王子就看到了令自己气极的画面:自己那幅精心创作的凤凰早已被那坏小子涂改完全,高昂的头上硬生生长出了一对山羊角,可笑至极。他强压着心中的怒火,霸王这小孩他知道,自己搭理他表露出怒气才是真正遂了他的意,便将这毁掉的画收起来,重新铺了一张兽皮,仍是静静的坐在桌前,不理不睬地。

 

这下子撒霸王彻底没辙了,想想自己一上午的努力,这个哥哥却怎么也不愿意关注自己,越想越委屈,一开始抹着眼泪,最后竟嚎啕大哭起来。对面的炅王子早就疑惑了,这孩子怎么好久没个声响,直到听到对方上气不接下气的哭上,被吓了一跳,撂下笔,绕过桌子,试图安慰这个比自己小了两岁的弟弟,可是七岁的小孩,哪里懂安慰人的道理,憋了半天,说了句“你要不打我吧!”

 

撒霸王???


----------------------------------------

借了撒撒何老师小时候的两个梗,欢迎看完的小伙伴留言呀